首页 > 事实政治

宣华华:换个“马甲”就不是“株连式拆迁”?

2019年12月24日

据报道,贵州纳雍县为解决拆迁难题,出了一纸文件:干部、职员坚持不签拆迁协议的,停职停薪;有亲属或员工不签的,也要受到处理。

看来臭名昭著的“嘉禾事件”之后,“株连式拆迁”仍然层出不穷。这一次,贵州纳雍县的有关负责人,又以为换个“马甲”就不是“株连式拆迁”了,真令人头疼这些官员怎么就学不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据报道,县纪委、组织部协同相关部门开了三四次会。有人说:“大家争执非常厉害,有些人认为处理干部,很像‘湖南嘉禾事件’。”而县建设局局长张华说:“和‘嘉禾事件’完全不同,我们是合法拆迁,而他们是违法的。”

回顾“嘉禾事件”,其最令人诟病的就是大搞“株连式拆迁”,这种株连拆迁户亲属的做法本身就是违法。本质上,纳雍县与嘉禾县同是“株连式拆迁”,只不过是在具体做法上有细微差别,属于纳雍版本的“新瓶装旧酒”,其违法事实根本不容诡辩。

而该建设局局长一口咬定的“合法拆迁”,也是无稽之谈。什么叫做“干部们坚持不签协议‘本身已违法’”?现在是市场经济,我的房产我做主,我坚持不跟房产商签订协议,是因为双方没有就交易价格达成一致,怎么就“本身已违法”?

追溯起点,我们还会进一步发现,这场“株连式拆迁”的肇因,与包括嘉禾在内的类似事件,也并没什么两样。

原来,在整个毕节市,纳雍县“市政建设是最差的之一”,这让建设局局长“深以为耻”,他改造县城的规划得到了县领导的支持。逻辑的起点、政策的初衷,又是一场奋不顾身的“形象工程”,为了出形象出政绩而大搞拆迁,乃至于铤而走上“株连式拆迁”。

不用问,更直接的推动力来自开发商。据报道,先后有9家开发商进驻纳雍,分别承揽下了旧城改造和新城开发的项目,再加上本地的3家,纳雍共有12家开发商在建设项目上。

如上种种,戴着放大镜也好,戴着显微镜也好,无论我们怎样“横看成岭侧成峰”,都能看出纳雍县是在搞“株连式拆迁”,它已陷入了一场拆迁大跃进中。希望当地官员多学点法律和哲学,真正掌握“透过现象看本质”,别再被自己披的“马甲”迷惑了。

(宣华华,浙江省台州市政府办公室)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