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事实政治

鲁宁:罗彩霞的“幸运”仍属个案

2019年11月25日

“罗彩霞案”图解

5月5日,《中国青年报》率先揭露湖南省邵东县公安局原政委王峥嵘的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农家女孩罗彩霞上大学的丑闻,此后到昨日的短短六天时间里,先是邵东县、再是邵阳市、继而湖南省纪委等各路调查组相继展开调查,而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的“重要批示”更将对此事的关注推至“更高层级”。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组成的罗彩霞事件联合调查组5月11日对外公布,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尽管湖南省纪委领衔的调查组负责人强调“此事调查难度极大”,但公众透过媒体持续滚动报道已大致了解到:此丑闻的酿成决非如已被刑拘的“王政委”所言,系花5万元人民币找中间人搞定的那般“单纯”,而是一起涉及公安、教育、中学、高校、招生等多个政府部门和机构,横跨湖南、贵州、天津、广东四省市的一宗以“体制性溃败”为典型特征的跨部门、跨省市的“系统性腐败案件”。

坦率而言,罗彩霞的不幸绝非个案。许多年前,有官家子弟冒名顶替农家孩子上学,毕业后当了国家干部吃上皇粮,心安理得,而被剥夺了改变命运机会的农家孩子只能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不幸案例,就曾被媒体揭露过。当年的处置办法是,在有关法院的调解下,以冒名者民事赔偿受害者十几万元了断此事,而冒名者干部照当,皇粮照吃。相比之下,今天的法律对冒名者则没有这般“心慈手软”: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因涉嫌触犯多项刑事罪名,最终落得蹲大狱的下场已几无悬念;而王佳俊本人的大学毕业证、学位证、教师资格证乃至广州市户籍均已被注销。犯罪成本提高,好歹反映出社会进步的一个侧面。

受益于海内外舆论的集体谴责和声援,不幸的罗彩霞最终还是幸运的。丑闻最怕真相大白,一旦舆论监督起了作用,也就基本堵死了此案查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躲猫猫”荒诞剧之再次上演。我们预计,要不了多久,罗彩霞的身份困惑、教师资格困惑包括日后的就业问题,均将逐项化解。随着时间推移,罗彩霞在得知真相后所受到的心灵伤害也将逐步稀释直至化解。

说到罗彩霞的“幸运”,我们尤要赞叹这位农家女孩的自强不息。虽说被权力腐败剥夺了2004年上“三本”的权利,但终究,通过个人努力,他在第二年考取了比贵州师范大学更“鲜朗”的天津师范大学并学有所成。

罗彩霞的“幸运”还缘自她的维权自觉及拒绝妥协之公民意识的张扬。在《中国青年报》公开披露其不幸之前,她已两次向学校所在的天津地方法院起诉王家父女的违法行径,虽因所谓管辖权争议未获法院支持,但她非但没有气馁,继而回绝王家父女及说客们的私了要求,直至把遭遇诉诸媒体。

然而,罗彩霞的“幸运”仍然属于“个案”:

随着近些年高等教育招生腐败的渐趋“寻常化”,被“体制性溃败”通过“狸猫换太子”的恶劣手段,无端剥夺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或不得不“降格以求”,被以所谓“定向招生”、“自主招生”的名义冠冕堂皇地挤占“好高校”录取资格的考生,包括研究生,决非罗彩霞一人。他们中许多人迄今浑然不知,抑或有怀疑却被诸多的“冠冕堂皇”蒙蔽其中。

网络的放大效应、监督功能及所产生的巨大舆论压力,客观上帮了罗彩霞的大忙。倘若没有网络的快捷和“无边界”传播的优势,光有《中国青年报》的揭露报道,从下往上,有关机构的查处行动未必如此迅疾和果断。

迄今为止,人们不只是听闻冒名顶替的大学生、冒名的公派留学生、冒名吃空饷的干部、冒名的处级官员,更有冒名的假党员等不一而足。面对权力腐败的无孔不入,面对“体制性溃败”已发展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天下善良百姓不能不追问:还有多少个人的合法权利正在遭受腐败的侵犯直至剥夺?!

我们为罗彩霞不幸中的“万幸”而高兴,因为那是国家必须继续扩大舆论监督的一个有力实证;我们更为不知名的“罗彩霞”们叹息和痛心,因为罗彩霞的“幸运”终究仍属“个案”。我们与广大读者一起呼吁,为了切实保障公民权利,为了真正构建和谐社会,惟有痛下决心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方可从根本上遏制“体制性溃败”。

惟如此——因铲除了腐败的“体制性土壤”,“罗彩霞”们的不幸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消解。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