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事实政治

宕子:该如何面对甲型H1N1流感的到来?

2019年11月21日

四川省卫生厅11日上午11点40分召开新闻通报会,宣布日前诊断为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人经卫生部确认,当日上午已经确诊。目前病情平稳。(5月11日 四川在线)

自墨西哥、美国等国家相继发生甲型H1N1流感疫情以来,我国各级政府与广大民众高度重视,已经就防范甲型H1N1流感疫情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作为一名曾经从事过传染病监控工作的医生,一直以来,笔者也在跟踪疫情的动态。现在“狼来了”,看到四川发现一例确诊H1N1流感病人的新闻,笔者一点也不觉得恐慌,因为笔者相信,崛起中的中国一定有能力控制疫情的扩散,使甲型H1N1流感搅起的暂时的社会混乱复归于平静。

以笔者多年来参加传染病防治的切身体会来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对于西方的政治体制,只要开始启动了疫情控制的联动机制,中国相对集权的政治体制更有利于传染病的控制——因为,中国政府可以调动更多的社会资源,甚至发动全社会,群策群力,迅速及时地找到与已确诊的传染源接触过的所有的人群,并隔离开来——这是控制疫情扩散的最关键的措施。笔者所在的县城有一年发生了霍乱的疫情,作为病症监控的工作人员,一个月来,我们每天早晨6点就出发了,晚上忙到9点才回家,下到各个乡镇,进行地毯式的排查工作。各级政府部门、各条战线全部参与了这一工作,各司其责,配合我们工作的开展,最后,非常成功地控制了疫情的进一步扩散,没有造成“第二代感染”。

相对于霍乱,其实甲型H1N1流感不能算什么烈性的传染病。从5月10日全世界公布的甲型H1N1流感感染的死亡率来看,死亡率最高的是墨西哥,其确诊病例为1626人,死亡病例为48人,死亡率为2.95%;而在美国的2254个确诊病例中,却只有2例死亡,死亡率还不到0.1%。至于西班牙和英法诸国,虽然也有数量不等的确诊病例,其死亡率却都等于零。主要原因何在呢?因为墨西哥是最先发生甲型H1N1流感疫情的地方,一来疫情暴发之前,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此外,从疫情进入医学专家的视线到最后被确诊,并摸索有效的治疗方法,又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迁延期,所以造成了墨西哥的甲型H1N1流感感染的死亡率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其他国家的死亡率很少,甚至等于零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得知墨西哥发生甲型H1N1流感的疫情后,他们迅速地做好了疫情防控的准备,并通过墨西哥案例的分析,对于甲型H1N1流感的防治有了一定的认知。由此可见,甲型H1N1流感并不可怕,只要应对得当,是完全可以控制的,民众根本用不着因此而恐慌。

每次传染病的来袭,其实都是对某一国家或地区的人们的文明程度的一次检验。疾病虽然可能夺去我们宝贵的生命,但恐慌对于应对和战胜病症没有任何用处。作为一个具有成熟心态的现代文明人,不管面对何种重大的生命威胁,重要的是保持沉着和冷静。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自觉地学习传染病的防治知识,要相信政府,并积极自觉地配合政府,做好疫情的控制工作。作为政府,在做好疫情的防控工作的同时,还要做好舆论的引导工作,迅速及时地公布疫情动态,防止因信息的缺失导致的谣言传播,从而引发不必要——甚至造成社会动荡——的社会恐慌。作为公民,千万不能自乱阵脚,听信或传播一些足以造成社会恐慌的谣言——这是每一位公民对自己的生命,也是对所有其他公民的生命的神圣责任。(编辑:东雪)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