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事实政治

陶短房:营救人质,在非洲该怎么做

2019年12月24日

春节期间短短4天里,非洲大地接连传出两起中国员工被劫持事件:1月28日,47名中水电七局苏丹南科尔多凡州公路项目中国员工中,29名被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武装分子劫持,17名避开劫持后获救,1人头部中弹遇难;1月31日,埃及西奈省省会艾尔阿里什以南莱赫丰区通往水泥厂的路上,25名中国籍水泥厂员工被当地贝都因斯瓦尔克部落劫持。不幸中之万幸的是,两起劫持事件均已告一段落,埃及被劫人质在2月1日获释,苏丹被劫人质则在2月7日为国际红十字理事会平安接出。

为何中国人易“受伤”

风险低、收益大的地区和领域,往往已被工业化国家的企业、资本捷足先登,这在客观上迫使中国企业、个人另辟蹊径,“人弃我取”。

中国是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和最重要投资者,2000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从事经营活动,中非贸易总额已高达1500亿美元至1600亿美元,频繁而丰富的经贸交往,和大量人员、项目的存在,令中国人出现在“危机镜头”前的概率大增。

由于中非经济互补,中国对原料的需求是非洲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中国门类齐全、价廉物美的工业品,极大提升了非洲人、尤其是非洲普通收入者的生活品质,中国对非洲基础设施的投资,更为非洲的持续高速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在这种情形下,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存在,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越来越广。

在国际舞台上中国是后来者,风险低、收益大的地区和领域,往往已被工业化国家的企业、资本捷足先登,这在客观上迫使中国企业、个人另辟蹊径,“人弃我取”,在诸如战后伊拉克、阿富汗、苏丹、埃塞俄比亚欧加登、尼日尔河三角洲等他人不愿插足或撤出的地方开拓。这些地方往往机遇多、风险也大,如非洲许多国家,部族、宗教、政治、经济、城乡、贫富,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交织缠绕,在这些地方加大“进入”力度,相应就会增加许多风险。

在具体操作中,国内一些单位在“项目获批”和“安全确保”之间,常常忽略了后者。这样的结果,往往只看见利益,却忽略了风险,使得本可回避的恶性事件最终遗憾发生。一些企业和经营者也常抱着“富贵险中求”的认识,在项目前期调研中忽视风险,在项目开展过程中也掉以轻心。

在非洲和其他海外地区经营的中国企业、个人有许多特殊习惯,如现金积累多、习惯大量雇用本国职员、喜欢封闭式管理、遇到不测惯于用钱解决、喜欢走上层路线等,这些都让中国企业、员工容易成为各种针对性袭击的目标:现金多易被歹徒觊觎,大量雇用本国职员会被当地人视作抢走饭碗,封闭式管理容易引发工潮,花钱消灾可能让歹徒把中国人当成“储蓄罐”、“摇钱树”,并让其他地区、组织的觊觎者起而效尤,喜欢走上层路线则可能有意无意地卷入当地的矛盾、是非,并被迁怒者当作发泄对象。

中国“走出去”的频率太快,从闭关锁国到全球出击,几十年间跨越了工业化国家几百年的历程,这使得相关企业、个人对当地舆情、风俗和经营习惯了解不深,对潜在风险和应对方法缺乏准备和应变之策。

不仅如此,中国在军事上、外交上也对如何保护海外权益仍处于摸索阶段,不论外交解决或军事保护,都既缺硬件,更缺软件,如果说装备上的差距尚可“恶补”,战略思想、认识上的与时俱进,却实非旬日之功。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