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人物历史

高寒:《非毛化正在悄悄进行》读后感

2019年11月29日

此文是第一次读到,尽管它没有署名,但估计是出自辛子陵先生的手笔吧。

坦率地说,我不甚赞同此文的基本思路。那“三十六条”姑且为真,也没什么值得好赞扬的。因其要害不过就是用毛当年对待思想异端、政治异端的相同手法来反毛、压毛、制毛而已,只不过毛翻了个筋斗在今天这个“新时代”竟然成了另一类异端而已。只不过毛当年是霸气十足地反异端;而这三十六条则是技巧化地反异端罢了。

而中国左派今天大反这“三十六”条,仅仅是针对该条例压制的是毛,而非针对其中的“反异端”手法本身。倘若将条例中的毛改为邓,左派们也会像辛先生一样拍手称快的。

如此看来,无论是该“三十六条”制定者,还是赞成它的辛先生或反对它的左派们,在不给“异端”权利、不予“异端”活路,不是用竞争去战胜“异端”,而是用压制去排斥“异端”这一基本点上,则完完全全是相通的。彼此所区别的,仅仅不过是各自眼中的具体“异端”不同、各自予以压制和排斥的具体“异端”不同而已。

所以我说,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如果不在给予异端权利——不管这个“异端”具体指谁,不管它是毛、是邓、是薄、还是习——这点上达成共识,并给予宪法层面的保障,这个转型是不可能完成的。

所以我说,不经过资本主义的权利平等文明,要从特权人治文明直接过渡到更高历史阶段的事实平等文明,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我说,如今不少人所热衷的从毛、邓、薄、习的个人人品入手去解读中国当代史,就实非正途。

高寒7/18于纽约

——————————————————–

非毛化正在悄悄进行

近日,网传《全面封杀毛泽东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三十六条禁令》(见附件),看后可知来自毛左网站,标题和按语也是他们加的。该文的主旨是曝光中宣部反毛,是强烈抗议“禁令”。“禁令”是潜规则,是媒体内部掌握的精神,毛左披露出来,歪打正着,客观上起了正面作用,有力地证明习近平不是要回归毛时代,而是要把中国带出毛时代,为习近平摘掉了“毛二世”的帽子。

保护非毛化的作品、作者和传播者

保护非毛化的作品、作者和传播者,这是19大后启动意识形态改革的非正式的信号。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尘封不动的意识形态,风起于青萍之末,这给关心中国命运和前途的有识之士以信心和鼓励,中共是有可能逐步推进政治改革与制度转型的。“禁令”中有几条特别值得关注:

第十七条:媒体编辑在编排一些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或历史资料时,尽量不使用刺激性语言,对人们的思想要进行潜移默化。

第十八条:网络媒体,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有协助传播的义务。

第三十三条:网络、自由媒体要主动推荐制造、传播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发布人。

第三十四条:网络、自由媒体对传播毛泽东负面新闻的发布人应予以保护,对制造、传播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的发布人应予以打击。

这些精神与十九大以前的“七不讲”正相反。愚以为这种偷偷摸摸地改变宣传政策的方式不可取,应光明正大地发出红头文件,甚至披露报端,让广大人民都知道,有力地推动非毛化,把中国人民从毛泽东的阴影下解放出来。

党要在宪法框架内运作,把党的权威关进宪法的笼子

阻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中华大地落地生根的是毛泽东的幽灵。“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與以前的“中國特色”的重大區別就是增加了憲政民主。民主要在宪政的指导之下谓之“宪政民主”。民主关注的是多数,宪政关注的是全体。民主和多数人崇拜的领袖并不是绝对可靠的。文革的教训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完全可能导致多数对少数的暴政,从而使“人民民主”变成“暴民专政”。民主必须要在宪政的指导之下。宪政的原则是不仅要尊重多数,而且要保护少数。把党和政府机关的权力,都限制在不会侵犯处于少数和弱势的公民权利,不会导致专政和暴政。这就是习近平说的不用阶级斗争的理论治理国家,这就是法治。

关于中共中央修宪建议取消对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一事,人们带着习近平要当毛二世的成见看问题,自然会得出习近平谋取终身制、进一步实现专制独裁的误解。

在不堪回首的中国宪政史上,毛泽东主动辞去国家主席,后又决定不设国家主席,并没给中国带来民主,而是登峰造极地专制独裁:撕毁宪法,停止议会活动,将国家主席迫害致死。邓小平既不做国家主席,又不做总书记,只当军委主席,照样发动宫廷政变,撤换两任总书记。舆论界过分解读修宪建议中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微言大义”。这次修宪的实质是要将党的权威移入宪法,用国家根本大法规范党的权威。党要在宪法框架内运作,把党的权威关进宪法的笼子,防止被大佬滥用。毛泽东发动文革、邓小平镇压“六四”、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都是大佬们不受宪法约束,滥用党的权威乱政祸国害民。如果宪法有不可超越的神圣权威,中国历史上这三大悲剧都可以避免。

2006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布《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其中第六条说:“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连续任职达到两个任期,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这将是党国体制卫道者逼习近平下野的杀手锏。比那个“七上八下”厉害。五年后仍然面临一场宪政同党权的生死搏斗。按照江派的党内规矩,习近平必须辞去国家主席,而且也必须辞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

习近平要重整河山,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实行宪政民主的国家,十年任期显然是不够的,人民也希望他为国家多服务一两个任期。所以民间有改总统制的酝酿。

中国的民主转型,有习近平这样的强人掌舵,内有13亿人民的强大民意,外有美国为首的世界民主国家的支持,将是一次胜利的大转型。稳步、有序、可控,不是党和国家一哄而散,避免戈尔巴乔夫式的震荡和混乱,也避免台湾国民党式的转型即丢权下野。要保持国民经济平稳运行,人民安居乐业。这是在进步中转型,在转型中进步,习近平将成为中国的华盛顿。修宪的目的是为了对付党国体制的卫道者。

习近平说:“宪法与国家前途、人民命运息息相关。维护宪法权威,就是维护党和人民共同意志的权威。捍卫宪法尊严,就是捍卫党和人民共同意志的尊严。保证宪法实施,就是保证人民根本利益的实现。只要我们切实尊重和有效实施宪法,人民当家作主就有保证,党和国家事业就能顺利发展。”刘云山坚持把“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毛语录写进十九大报告,是别有用心的,是要把习近平的宪政民主装进毛泽东思想的笼子里。毛泽东一条语录挡道,40年不进行政治改革,不搞宪政民主的局面要继续下去。刘云山的做法违背了党中央(170179号)决议,决议明确规定:“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制定……毛泽东思想不列入。”

毛泽东是坚决反对宪政民主的。他是以否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议表现自己高于议会、高于宪法的权威,乱政祸国。他生前没人敢反对,死后有人学样,成了党内的潜规则,中共的道统。习近平举起“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旗帜,就是要修正20世纪马列毛邓三科的道统,把宪政民主确立为更高一级的道统,他有权威、有资格修正马列毛邓三科的任何错误。

1954年毛泽东奉斯大林之命在中国堂而皇之地制宪行宪,而且宪法是他亲自制定的,转过头来在党的高干会议上他说:“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毛制定的宪法是印在纸上,他这一条反宪法的语录刻在了中共高级干部的脑子里,代代相传,就像紧箍咒控制孙悟空那样,锁定了高级干部。制宪行宪六十多年,对国人,对世界,原来都是个骗局。中共道统中根本没有宪法的位置。

按自然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制定过四部宪法:“五四宪法”、“七五宪法”、“七八宪法”和“八二宪法”。但哪一部宪法也没有被严肃对待过,更没有被认真执行过。关闭议会十年,国家元首被囚禁害死,这种天大的违宪事件没人敢追究,这就是宪法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习近平在制宪行宪问题上否定了毛泽东,为全党做出了榜样。宪法要高于党内规定,把最高决定权交给宪法。

恩格斯晚年指示:“我们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之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党,坚持党国体制,坚持无产阶级专政,都被推翻了。中共要想长期执政,必须提高宪法地位,实行宪政,完成民主转型,才能像瑞典社民党那样,由于执政的良好记录受到多数选民的拥护,连续执政几十年。不忘初心,脱离党国体制,兼采美国式民主制度的优点,创立习近平新时代的宪政民主体制,不是十年任期就能完成的。这是习近平谋取延长任期的原因。

毛泽东思想与改革开放是不共戴天的

毛泽东思想是党的负资产。说它正确,改革开放就错了,党就错了。毛泽东去世,党才有可能丢掉毛的空想理论和极左路线,搞了改革开放,这是保住江山的关键一步。毛泽东屡犯颠覆性错误,不能给毛重修庙宇,再塑金身,2016年初习近平下令拆除河南开封新立的36米高的毛泽东塑像,开启了非毛化的进程。

不揭露毛泽东的罪错,党就要为毛泽东背过,不管你是第几代领导人,人民和历史就要找你清算,让你负责。所以,隐瞒和压制对毛的罪错的揭露,如抱薪救火,烧掉的是自己的执政根基——民心,最终党将和毛泽东一起葬身火海。企图用“一俊遮百丑”的办法,用几十年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GDP全球第二)证明毛没有错,或那些错误是今日成就的先导,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是不能服众的,就如同中国革命的胜利不能证明王明路线正确一样。

毛泽东连农民为活命自救的“包产到户”都不认可,在毛看来,改革开放是走资派邓小平等人搞了资本主义复辟,走了资本主义道路。毛泽东思想与改革开放是不共戴天的。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每前进一步,每一个新事物的出现,每一个新政策出台,都要战胜毛泽东思想的重重阻力:从给右派平反,到给地主富农摘帽;从给刘少奇、彭德怀等老革命家恢复名誉到解放几十万受迫害被冤屈的干部;从农业上的包产到户,到私有制的出现;从国企改制到建设深圳特区,都有毛的语录挡道,都要问姓社姓资。后来邓小平只好说“三个有利于”高于一切,不要问姓社姓资。硬把毛泽东思想作为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是邓公为了自保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手法。在当时是可以理解的,今天将错就错是荒谬的。

邓小平主导改革开放是有历史功绩的。由于历史的局限性,他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搞改革开放,非要把毛泽东的饿死人的空想社会主义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源头,为的是统一毛泽东的空想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避免政治体制改革,不动以毛泽东思想为主体的意识形态。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中国需要一位压得住毛泽东的政治强人,彻底扫除政治改革道路上处处挂着毛左意识形态标志的路障,推进政治改革,习近平就应运而生了。习近平超越邓小平,在十九大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毛泽东的“旧时代”的空想社会主义划清了界限,与毛泽东思想划清了界限。在反贪打虎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基础上,以宪法为抓手的政治改革将全面启动,推动党和国家的民主转型。习近平受命于危难之际,作为全党的领导核心,作为全国人民的中兴领袖,有责任革新党,革新社会主义事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谱写出新的篇章。

(2018.3.20 )

附件

《全面封杀毛泽东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三十六条禁令》

发布者按:这三十六条正是目前各级机关报和传播媒体所奉行的封杀禁令。掌握了这个底片,出现在媒体上的许多怪现象就好理解了。

第一条:只要高举毛泽东头像的游行,就不是新闻。该游行一律不予报道。

第二条:如果游行不得不进行报道,游行群众高举毛泽东头像的图片一定不要见报或出现在电视画面上。

第三条:如果游行群众高举毛泽东头像不得不见报或出现在电视画面上,一定要做好技术处理,以减小视觉冲击力。

第四条:在重要节日,要偶尔宣传毛泽东,以彰显媒体的正统和合法性。

第五条:政府举行毛泽东纪念活动,要有选择的予以报道,但不要大规模的报道。

第六条:群众自发举行毛泽东纪念活动,一律不予报道。

第七条:群众自发举行毛泽东纪念活动,特别人数众多的纪念活动,绝不允许见报。

第八条:群众自发举行毛泽东纪念活动,特别人数众多的纪念活动,如果不得不报道,处理方法,参见第三条。

第九条:群众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照片,一律不许见报或出现在电视画面上。

第十条:群众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照片,如果不得不进行报道,处理方法参见第三条。

第十一条:红色旅游,尽量不予报道。

第十二条:红色旅游如果不得不报道,尽量采取娱乐方式予以报道。

第十三条:红色旅游,大规模群旗画面如果不得不进行报道 处理方法参见第三条。

第十四条:红旗、群众哭天抢地呼唤毛主席的画面,绝对不许见报。

第十五条,因暴力执法导致群众哭天抢地高呼毛主席万岁的画面,不管执法是否合法,绝对不许见报。

第十六条:媒体要偶尔安排报道一些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或历史资料,报道时要尽量采取娱乐化方式,以降低人们对媒体的反感。

第十七条:媒体编辑在编排一些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或历史资料时,尽量不使用刺激性语言,对人们的思想要进行潜移默化。

第十八条:网络媒体,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有协助传播的义务。

第十九条:网络媒体,关于毛泽东的负面新闻可进行娱乐化报道。

第二十条:网络媒体,关于毛泽东的正面新闻,一律不准报道。

第二十一条:网络媒体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不得不报道时,尽量避免使用“毛泽东” 字样。

第二十二条:网络媒体关于毛泽东特别正面新闻不得不报道时,处理方法参见第三条。

第二十三条:网络媒体报道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时,要发扬“鸡蛋里面挑骨头”的精神,关联报道其它负面新闻,以形成对冲。

第二十四条:网络媒体报道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时,要技巧的使用负面词汇或进行娱乐化报道。以降低新闻的正面效应。

第二十五条:网络媒体报道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要技巧的搀假使假,以降低新闻的正面效应。

第二十六条:网络媒体尽量不要报道毛泽东正面历史资料。

第二十七条:网络媒体偶尔报道毛泽东正面历史资料时,可搀假使假,以降低资料的正面效应。 (子陵按:这一条与二十五条重复,为尊重原件,不予删改。)

第二十八条:新闻媒体人、网络、自由媒体禁止发布传播关于毛泽东正面历史资料或正面新闻。

第二十九条:新闻媒体人、网络、自由媒体可以发布关于毛泽东的虚假历史资料或负面新闻。

第三十条:新闻媒体人、网络、自由媒体要充分发挥媒体人优势,主动传播关于毛泽东的虚假历史资料或负面新闻。

第三十一条:网络、自由媒体要主动屏蔽关于毛泽东的正面新闻,且不要通知发布人传播人。

第三十二条:网络、自由媒体要主动的限制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的传播范围,尽量让该新闻在小圈子里传播。

第三十三条:网络、自由媒体要主动推荐制造、传播关于毛泽东负面新闻发布人。

第三十四条:网络、自由媒体对传播毛泽东负面新闻的发布人应予以保护,对制造、传播关于毛泽东正面新闻的发布人应予以打击。

第三十五条:所有媒体、媒体人在节假日,要主动报道毛主席纪念堂关闭或缩短开放时间,让人民群众好好的去游山玩水,锻炼身体。

第三十六条:所有媒体、媒体人在国家重大会议期间,要主动报道毛主席纪念堂关闭、维修,避免会议代表不务正业,前去朝拜毛泽东,浪费国家资源。

发布者接着说:这个封杀令是无疑真实存在的。

一,有关毛泽东主席的一切新闻,新华社人民日报在四十年间竟然从来没有从正面意义上报道过一次。

四十年来,毛泽东主席的诞辰和忌日共八十个日子,没有发过一个字的纪念文字。

四十年间,我国各族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自发纪念毛泽东主席的活动,被一律禁止报道,不得见诸报端。而人民日报却拿出了一整版的篇幅刊登纪念儒家继承人宋明理学家朱熹的文章和资料。

四十年来,党报也曾偶尔发过一点纪念文字。但都是按三十六条封杀令,把毛泽东主席从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党军队和共和国的缔造者、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及世界无产阶级劳动人民解放事业的伟大导师、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地位上放逐到了“文章大家”、“诗词大家”、“书法大家”的行列,放逐到了文化娱乐圈。这是明褒暗贬,是对毛主席的侮辱。实际上就是搞边缘化毛、淡化毛、非毛化、去毛泽东化。如果没有三十六条封杀令,这种怪现象竟持续四十年之久就不好解释。

二,四十年来,党的历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和通过的党章,在表述中国革命和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时,凡应该出现毛泽东主席的地方“毛泽东”三个字都被抹掉,而代之以共产党。好像共产党不是毛泽东创立的、毛泽东已被开除出共产党了。甚至一些歌颂毛主席的歌曲,毛泽东三个字也都被删掉了。这就是执行三十六条封杀令。

三,放任一些反动文人文痞、政治流氓篡改历史捏造事实恶毒的污蔑、攻击、妖魔化毛泽东主席。这些恶毒无耻的谣言充斥党报媒体,甚嚣尘上,令人发指!而竟任其泛滥达四十年,至今仍然极端嚣张。若没有封杀令,这同样解释不了。

以上事实证明三十六条封杀令是真实的。而且是作为新闻报道的严格的纪律被执行的。

我们不仅要问:毛主席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使你们如此恶毒的封杀他老人家。你们必须得向全国人民也必须得向世界人民说清楚。你们如此狠毒的封杀毛主席,无异于是桀犬吠尧蜀犬吠日,无害于尧无伤于日。但却证明了你们才真正是国家和民族的妖孽。就连美国人也看不起你们,认为这“已经超出了一个民族的道德底线了”。你们伤害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对毛泽东主席最神圣的感情,背叛和侵犯了人民最根本的最高的利益。

强烈要求:

(一)立即撤销三十六条封杀令。

(二),党章关于指导思想的表述只保留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其余一律去掉。党章和政治报告凡叙述中国革命和建设成就的地方,恢复“毛泽东主席领导我国人民”的提法。抹杀毛泽东反毛,就不是真共产党而是假共产党。

(三),在党政机关办公室、会议室、大礼堂和社会公众场所悬挂毛主席像或敬立毛主席雕像塑像。

(四)允许群众自发组织成立各种形式的毛泽东思想读书会、学习会、研讨会和各种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社团。

拥毛是最神圣的。拥毛阵线的同志,同胞们,团结起来,批判、讨伐这个反动妖孽的封杀令!谁反毛谁就是人民的敌人,人民就有权把他打倒!

 

作者投稿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