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人物历史

许建国:一个调查江青的高级警官的悲剧

2019年11月26日

1968年3月11日,曾奉命秘密调查江青的资深警官许建国,被江青投入秦城监狱。

xu1

许建国一家

许建国,原名杜理卿,1903年生,湖北省黄陂县人,1925年入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以后长期做党的保卫工作。解放后,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长,上海市公安局长、副市长、市委书记,公安部副部长,驻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大使等职,是我国保卫和公安情报工作的创建者与卓越的领导者。

1968年3月11日他以所谓参与罗瑞卿搞江青的“黑调查”的罪名被拘留审查,关押达7年之久。中央专案三办于1975年10月27日作出《关于许建国的审查结论》,将许建国“定为叛徒,清除出党”。许建国于1977年10月4日含冤病逝。

与江青的恩怨

1966年3月,许建国陪同来华访问的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回到国内,旋即被留下来参加“文化大革命”,随着运动的不断扩展和激烈升级,特别是江青在“文革”中的作用日益显现,他已经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果然,1967年底,江青在天津接见造反派时,专门点了许建国的名,公开地称他为“特务、叛徒”,指责许建国在暗中整了她许多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许建国和江青的恩怨说来实在话长。

1937年12月,江青由上海来到延安后,经徐明清(王观澜的夫人)推荐以及组织上的了解,认为江青在上海时就是一名地下党员,有一定的政治基础,又与文艺界的人士较熟悉,因此决定将她作为网员(秘密情报工作者)安排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其任务是了解学院中混入的日伪和国民党特务。

由于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就由中央保卫委员会成员之一许建国直接掌握。许建国要求江青定期进行汇报,可是他大失所望,因为江青在实际中把绝大多数时间都投入到演戏之中,并经常参加各类文娱活动。尤其是演京戏,像《红绣鞋》《打渔杀家》她都十分卖力地演出,在鲁艺很出风头,是鲁艺的大名人。

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江青本身并不喜欢京剧,但是因为毛主席很爱看京戏,为了想方设法引起毛主席的注意,江青也就多演京剧了。

由于江青把时间都花在演京剧上,她的网员工作自然完成得不好。但是江青每个星期六找许建国汇报时,虽讲不出个什么,时间却又还拖到天色已晚,而鲁艺距离机关驻地又远,江青就以天晚为由在机关驻地住了下来。到了第二天星期天,她就跑到中央首长驻地转悠,目的还是想引起中央首长尤其是毛主席的关注。次数多了,一向温和待人的许建国终于严厉地批评了她。

许建国说:“江青同志,你作为一名网员不能够太活跃,不能到处拉关系,要表现得一般,以灰色面貌出现,这样才能接近各种类型的人,才有可能从中了解到情况。你老是出风头,又那么爱和中央首长接触、联系,谁还会和你接触,告诉你情况呢?”

听了许建国的批评,江青虽然检讨了自己的错误,但反而更加卖力地参加京剧演出。许建国对她的这种行为反感乃至气愤,多次严厉地批评她。江青先是不理会,到后来竟然同许建国顶撞起来。

xu2许建国和夫人方林

反对毛江结婚

在江青和毛泽东主席结婚一事上,许建国和江青又结下了怨。

在政治局常委朱德、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就此事征求中央保卫委员会的意见时,许建国毫不客气地明确地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使江青对许建国怀恨在心,认为许建国是故意刁难她,嫉妒她。

许建国和江青的再度结怨是在1943年延安整风审干期间。当时,许建国从晋察冀回到了延安主持这项工作,住在边区党校一部。有一天,很久已不见的江青突然来找他,还带来了两条烟、两瓶酒。寒暄了几句之后,江青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正题:“老领导,现在你主持整风审干工作,所以我专门来找你,想请你当我的历史证明人。”

许建国一听当即说:“关于你在我这儿工作的一段,我可以负责证明,至于过去的历史,你就要再找有关的人证明了。”江青忙又说:“哎呀,老领导,你全部给我证明了算了,反正我过去的历史你都了解。”许建国很严肃地说:“了解只能是了解,了解的情况可能是正确的,但是也不能排除有重大的错误,对于你在上海的那一段历史,我确实无法当你的证明人,如果我当了,这就违背了组织实事求是的要求和原则。”

这一番话让江青气哼哼地走了。从此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几年,江青就再也没有和许建国说过话,碰到他之后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许建国心中坦荡,也不理睬她这一套。

1951年底,毛泽东主席亲点许建国到上海担任公安局长。许建国审理了很多案件,其中有涉及到文艺界的,特别是上世纪30年代的一些事情。在这个时候,多年没有同许建国讲过话的江青突然从北京打来了电话,向许建国打听情况。因为有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许建国只字未透。

如果说前几个怨结得还有原因的话,那么下一个怨却结得莫名其妙,此事同毛主席的前妻贺子珍有关。1953年春季的一天,许建国到北京去开会,开完会后,毛泽东主席单独召见了许建国,有些伤感地说:“你是上海市的公安局长,回去之后请你把这些东西给子珍,以后多多照顾一下。”说完毛主席拿了一些钱和物品递给许建国。

毛主席嘱托办事,许建国当然要尽心尽力,从这以后他就成为毛主席和贺子珍的中间联系人,多次将毛主席送的东西转交给贺子珍,并在生活上尽可能地对贺子珍加以照顾。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但是江青知道之后,心中极为不快,找毛主席闹了几回,但最后毛主席严厉地呵斥了她。江青不敢再闹,但却把账记在了许建国的身上。

秘密调查江青

1953年10月,罗瑞卿部长交给许建国一封信说:“你先看看这封信。”许建国打开信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罗部长交给他的是一封匿名举报信,信的内容竟然是揭发江青的历史问题,信中声称,江青于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曾经秘密加入过国民党军统特务组织——蓝衣社。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实在太可怕了,事情实在严重。”罗瑞卿说,“我已将这封匿名信的内容如实向毛主席作了汇报。毛主席指示说,要调绝对忠诚可靠的人对此事进行秘密调查,调查结果要向他汇报。我想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你亲自去办。”罗部长加重了语气,“绝不能再让除你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有问题吗?如果有问题……我再另找他人。”

许建国是一个对党无限忠诚、具有高度责任心的人,明知道此事是个烫手山芋,还是用坚定的口吻说:“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请首长放心。”罗瑞卿长吐了一口气,无言地拍了拍许建国的肩膀。

江青的消息实在灵通,许建国开展秘密调查后没有几天,江青的电话便频频打来了,一开口便是大骂写匿名信的人不怀好意,是诬蔑她,陷害她,骂完了之后便又问许建国调查得怎么样了。许建国当然不会告诉她,这让江青耿耿于怀。如果说许建国过去是让江青不满意的话,那么这次就使她发展到恐惧乃至仇恨了。这是许建国同江青结下的最大、最深的一个怨。

1954年11月,许建国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要离开上海赴京上任去了。因为匿名信所反映的问题还没有查清楚,许建国便请示罗瑞卿部长,在电话里罗部长叹了一口气说:“没有查清楚那就算了吧,以后这件事永远不要对别人提起。”许建国也不敢再多问。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件事会对他今后的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

xu3

1964年,周恩来、陈毅接见部分中国驻外使节及夫人。第二排左2许建国

“文革”遭难

许建国预料得一点也不错,随着“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不断扩展和激烈升级,江青在“文革”中的作用、领导地位也日益显现,许建国预感到形势将会更加严峻。

不久,许建国被隔离审查,后被“许建国专案组”勒令老实交代罪行。1968年,许建国被正式逮捕,身心受到严重摧残。1975年,在邓小平的努力下,才得以“保外就医”。1977年10月,许建国在冤案没有平反的情况下,带着遗憾和悲愤离开了人世。

1980年3月,党中央为许建国平反,并举行了追悼会。

来源:《文史精华》2007年第8期

读者推荐

 

参加论坛上关于本文的讨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