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新闻

王忠民:数字化为创新投资 带来新格局、新动能

2019年12月17日

长江商报消息在2014-2015年的“双创”热潮,以及政府引导基金放水等的带动下,一大批人民币基金拔地而起,不仅加速了创业项目估值的泡沫,也催生了继2009-2010年前后的又一个“全民VC/PE热潮”。

时至今日,这两轮“全民VC/PE潮”,又分别迎来了相对和绝对的退出周期。虽然退出业绩不是衡量和检验投资机构综合能力的唯一标准,但对诸多投资机构而言,业绩不理想却成为下一轮基金募集的关键羁绊。

恰从去年初开始,宏观经济下行,国际经贸压力,金融去杠杆和监管趋严等,让行业募资雪上加霜。尽管资管新规出台后,也先后对创投基金和产业基金诸多豁免,但近乎严苛的要求,将更多需要帮助的机构排除在豁免列表之外。

现在,投资机构正在为过去行业“大跃进”、追逐风口遗留的副作用买单。而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秩序,只有通过痛彻的改革和调整,才有可能迎来下一个繁荣的文明。

好在今年7月,科创板顺利推出,给诸多投资机构打开了退出一扇窗口。尽管科创板同时对诸多投资机构带来投资策略调整的考验。嗅觉敏锐的投资机构,也能从存量市场比如PE二级市场、并购市场、不良资产市场等,找到新的增长动能。

即将到来的2020年,投资机构如何提前预判?这将考验投资机构的策略与智慧。中国基金业协会母基金专委会主席、全国社保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发表了看法。

王忠民表示,回首最近几年,从投资和创新的角度来说,能够带来新格局、新动能的,一定是数字化。他以金融领域的数字化为例,谈到金融科技对人们生活带来的改变。

同时,王忠民做出预判,2B端的金融数字化时代已经来临。“目前,2B端数字化处理的基础设施和相关云服务已经在技术和商业场景上实现,只等把金融的东西注入其中,它就会带来像原来2C端场景那样的爆发。”他说。

金融科技为C端用户带来三维度改变

王忠民表示,金融领域的支付、信用、债券、证券、并购,都因数字化而产生巨大变化。对C端消费者来说,可能感受最深刻的就是移动支付。每个人都被普惠,享受它带来的便利和效能提升。整体来说,金融科技从三个维度给人们生活带来改变:

第一,金融科技的介入带来大幅的节省成本。人们每次购买服务或商品,比原来基于银行卡和现金的支付,节省了更多的社会成本、私人成本和机构成本。

“我们看到金融科技介入到银行、保险、证券,过去在单一维度、单一点上、单一交际当中成本最高的地方,一定是今天介入金融科技后,把它成本进行大幅降低。有些甚至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运用金融科技把原来是成本的东西变成另外的收入来源,把成本结构和收入颠倒过来,让这项业务不仅成本低了,还可以变成我们的一项收入。”他说。

第二,金融科技可以帮助大幅提高效能。比如当人们用信用贷款买房的时候,需要核算贷款额度和现金流之间的匹配关系,从而使人决策更加理性化。如果有金融科技公司把个人信用算得足够细致,一定会让人的信贷关系价值发挥到最大、最理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金融科技是挖掘你的金融资产中可以发挥出的有效投资效能,为你带来总回报。”他说。

第三,除了降成本、增收益,金融科技还可以帮助处置风险。“金融风险无处不在,如果我给你提供一个SaaS工具,让你基于手机端的APP就能分析风险。你就可以管理风险、处置风险、交易风险,在风险里面挖掘高收益,你的投资空间、投资维度、投资世界会比过去大得多。”王忠民说。

在这三个维度之外,王忠民认为,现在的移动支付都是扫一扫,未来如果将语音科技应用在支付中,或将带来更大的便利。因为人的声带是唯一的,当声带通过语音做到支付中,可以带来支付的更加安全和社会成本的降低。目前基于语音处理的公司已经在全球蓬勃发展,未来只需在具体金融场景中进行有效运用。

B端金融数字化即将爆发

需要注意的是,前面所提及的主要是金融科技基于C端的应用。对B端场景来说,还没有把基于金融的要素有效打通。比如供应链金融是比移动支付还要早几年出现的,但目前仍没有爆发出有效的金融场景。因为B端当中,原来的存量结构、存量机构、存量制度惯性等对这些运用有着强大的阻力。

王忠民认为,如果C端的支付、结算、财富管理、消费者银行、消费信贷等放到2B端,带来的市场数量级将是非常大的。

从微软的例子来说,在PC年代,微软基于电脑端的Windowsoffice操作系统获得市场霸主地位。其当年在鼎盛的时候市值7000亿美元,但是后来却被Google的安卓所超越。因为微软的操作系统全是闭源逻辑,而安卓完全是开源逻辑。

这个时候微软的市值从7000亿美元降到3000亿美元,曾经的全球首富比尔·盖茨开始慢慢往后跌,被今天数字化逻辑当中2C的场景和2C端云场景当中的亚马逊贝索斯超过。但微软后来又在不到三年时间里,市值从3000亿美元跃升到11000亿美元。

“这是因为它完成了一次2B端的历史蜕变。”王忠民分析说,过去微软的操作系统是闭源的,所有的操作系统被新的开源操作系统打败。现在微软在2C端不去竞争,而是基于原来微软在操作系统当中2B端的业务,做开源B端云计算的服务。这个业务从不赚钱开始,到减少亏损到最终挣钱,微软的市值也因此持续上升。

“2B端的金融数字化时代已经来临。”王忠民说,从上述例子可以看出,2B端的数字化处理的基础设施和相关云服务已经在技术上和商业场景上实现,只等把金融的东西注入其中,它就会带来像原来2C端的场景和2C端的金融那么爆发,这才是新的希望和未来。(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