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新闻

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杭州应该怎么做?

2019年12月24日

杭州优质的教育资源,怎样能让杭州人、新杭州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更好地共享?

推广垃圾分类、文明乘地铁、“移风易俗”能否做到既讲法理,又讲情理,循序渐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深圳、成都甚至国外一些城市的先进“社会治理”做法,如何能顺利引入杭州?

……

昨天上午,一场“加快推进新时代杭州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理论研讨会”在市民中心举行。杭州市社科联、杭州市社科院特邀职能部门相关领导、社科界专家学者共聚一堂,展开“头脑风暴”,座谈会围绕杭州全力打造“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标杆城市”和“平安中国示范城市”展开,新颖的观点,独到的发言,令人印象深刻——

记者王斐帆通讯员陆文荣摄影陈林森

汪锦军

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社会治理”是汪教授的主攻研究领域,他从专业角度来解读这个词,指出社会治理不能光靠政府,也不能光靠社会,单纯从任何一方面解读,或者以狭义和广义去窥探,就会进入误区。

未来应该如何“破题”?汪教授认为,各地的提法大同小异,基本围绕党建引领、居民自治、社会参与、智慧治理等社会治理要素。关键在于寻找社会治理要素之间的结构和逻辑关联。

于杭州来说,重点在于寻找自己“缺什么”,并且做到“缺什么,补什么”。他认为杭州社会需要进一步组织化,即如何实现政社良性互动,发挥社会组织作用;社会治理需要进一步专业化,即如何引入专业社会管理人才。

“其实杭州也可以充分借鉴国内一些大都市的社会治理经验,比如深圳在社会治理方面的探索和做法。我们不是完全学深圳,但可以思考它内在推动城市化进程中的逻辑,这些都是可以思考的。”

杨建华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

杨建华同样认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社会治理很重要的一块是公共服务、公共产品的供给。”杨建华说,杭州打造市域治理示范城市有很好的经济社会基础,但在一些社会治理细节上还存在改进的空间。

“成都60岁以上老人可以凭身份证,直接进入所有景区、公园、博物馆等;反观杭州,65岁以上还要办理老年卡,一些景区还只能半票。”杨建华说,虽然只是一个小细节,但带来的治理效能和温暖体验是不一样的,“其实这一点杭州完全可以做到,我们的社会治理还要从细节上更进一步。”

杨建华还指出市民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性。他以一些国际上的先进城市为例。“在那些社会治理水平较高的发达地区和城市,市民都有较高的参与性,比如社区图书馆的图书很多由市民自发捐赠。杭州下一步应该考虑如何动员更多市民参与城市社会管理。”

此外,杨建华还提到了社会治理的专业性。他认为杭州很多行业都可以引入专业社会工作者,比如学校、医院、社区、企业等。政府还要大力扶持那些公益性的社工机构发展,提供更多资金、场地等支持。

董明

省委党校浙江行政学院政治学(科社)教研部副主任

董明关心的是乡村社会治理中如何发挥乡贤作用,以及在优化营商环境中如何发挥基层商会作用。

董明认为,乡村要振兴,不能单纯依靠外部输血,需要挖掘乡村内部的社会治理资源。要寻找那些发自内心、自愿帮助家乡发展的新乡贤群体。但是她也认为,利用乡贤助推乡村振兴,需要发挥乡贤引领作用,更应该发挥本地居民主观能动性,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

董明还结合当前各级政府重视营商环境建设提出,政府要学会利用市场机制和社会机制,发挥基层商会这一中介性社会组织在沟通政府与企业、构建良好竞争业态、优化营商环境中发挥重要作用。

梁娟

市社会治理研究与评价中心研究室主任

梁娟以民意直通车为例说明,推动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能有效推进民生福祉。

“今年,杭州开通了‘民意直通车’,通过党委政府牵头,把之前各自为政的媒体、12345市长热线、人大、政协、‘湖滨晴雨’工作室等资源整合起来,多部门协调,推动了许多民生实事的进展。”梁娟表示,通过“市域”层面的统筹,能解决过去单个部门、机构难以解决的问题。

“成立以来,民意直通车顺利推动了火车东站一次安检。在小区的物业管理、解决城市僵尸车管理等研究上,也有了实质性进展,特别是僵尸车管理,有很大突破。”

现如今,民意直通车已经成为杭州社会治理领域的一张名片。来自全国的社科名家们高度肯定杭州“民意直通车”的探索,认为这一治理创新走在了全国前面。

杨正宇

市委政研室副主任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第一次明确提出‘优化行政区划设置,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对杭州下一步发展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从世界范围看,人口、经济、社会活动都在向中心城市集聚,这是大势所趋。”杨正宇为此提出推动外地人口落户、提高土地配置效率、改革财政转移支付制度、优化能源消耗指标设置、争取杭州有更大资源配置权、优化行政区划配置、提高杭州公共服务能力等7个研究问题作为明年社科研究选题方向。

总之,他认为,杭州要进一步提高城市首位度,提升资源集聚能力,克服各种社会风险,做到“稳中有进”。

方益波

新华社浙江分社副总编

方益波是一位深耕杭州的资深媒体人,说起杭州在社会治理方面的优势和先行探索,他如数家珍。

“杭州早就提出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共享’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并且进行社会治理的‘共建、共治、共享’探索,这是非常典型的社会自治探索。如今还搭建了‘民意直通车’,成为杭州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品牌。”

“智慧治理是杭州的另一个特色。过去有‘枫桥经验’,现在有数字化、信息化加持,变成一种新的模式。”

“杭州的社区治理也走在前面,新中国第一个社区(居委会),浙江省第一个党小组均诞生在杭州。”

此外,方益波还指出杭州在信息安全、“双创”与法制、平安建设方面取得的成就,下一步关键是如何把这些优势转换成杭州社会治理资源。

卓超

市社科联主席、市社科院院长

卓超感谢各位专家为杭州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所提出的宝贵建议,并表示市社科联、市社科院也将与时俱进,做到三个转变。

首先是选题方式,由研究人员自主选题到市领导圈选课题转变;

其次是社科学术交流活动,从单纯注重基础性、理论性研究的学术活动到理论性研究和应用性研究并重的学术活动转变。

再次是从单兵作战到多部门协作的转变,过去主要依靠本单位力量,以后要加强与职能部门协作,共同开展课题研究。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